您当前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不影响您的使用,建议您使用最新的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 360浏览器,更换浏览器后使用更流畅!(注意!双核浏览器请切换为极速模式)

Nature最新调查强调研究生压力问题:我学会了,也学“废”了

2022-11-15
6661

文 | 沈秋月


面对经济困境、时间难题以及不确定的就业前景,不少研究生正在失去对学术生涯之路的信心。

近日,Nature开展了2022年全球研究生调查,这是自2011年以来的六次调查中第一次囊括硕士研究生。此次调查涉及世界各地3253名自愿参与的受访者,其中仅6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目前的学习感到满意,与2019年调查的博士生满意度71%相比,下降了接近10%。

此次调查结果同样凸显了一些危及研究生培养的、广泛存在的挑战,如压力过大、无法平衡生活与工作以及与焦虑或抑郁症做斗争。


eb11e801099b7a2709937f943333322.png 


引发研究生担心的前四项为:无法平衡生活工作(68%)、毕业后的经济压力(65%)、就业前景的不确定(65%)以及因研究生学习引发的心理健康问题(57%)。图源:Nature


“停止内卷!”


追求高学历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7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每周花在科研学习上的时间超过40个小时。近一半的人则声称,他们的大学里有长时间工作的“文化”,时常彻夜不休。一位来自意大利的博士生说,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休息时间,导师周末给他打电话是家常便饭。

41%的人表示,维持工作与生活平衡非常困难。仅1/3的人称他们所在的大学对维持这一平衡进行了支持。
 
7f580e413edebf55f68bb0718743382.png
大部分受访者称每周工作时间都超过了40小时,其中近20%的人每周工作60小时以上。图源:Nature

一位来自比利时的博士生评论称,学界应该停止“疯狂内卷”,不再追求成为发表论文最多的人。他呼吁大家停止竞争,开始合作。

沉重的学业负担有时也来自于糟糕的实验室管理。一位美国研究生痛批道:“我待过的每个实验室的管理都很糟糕。许多实验室成员要么什么都不做,要么因为缺乏资深成员的指点而乱成一团。在目睹这一切后,我认为当下的学术研究是有缺陷的,需要进行重大改革。”

此外,许多人还提到持续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学业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比线上课程缺乏社会支持和同伴互动;社交机会和面对面活动的匮乏;疫情同时也阻碍了课程和研究的进展。

“几乎每个人都有心理问题”


心理健康仍然是当今研究生学业中的一个关键问题。1/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接受过心理帮助,以缓解因研究生学习而引起的焦虑或抑郁。另有21%的人表示,他们希望得到帮助,但目前求助无门。


除了照顾好自己,部分研究生们也到了需要承担另一个人生活的年纪。1/5的学生报告称需要照顾孩子或大人。这一额外的责任会大大增加研究生的情感和经济压力。

另一个造成心理问题的来自学术界的沉疴。许多受访者认为霸凌依旧是学界的长期问题之一。18%的学生称曾在求学时遭遇霸凌,与2019年的21%相比略有下降。但是,其中仅26%的人表示可以自在说出他们的处境,而不用担心对个人或职业生涯产生影响。

1ff07ab0b068214e5ca3684c1b16f7f.png

受访者遭遇的霸凌中,前三位分别为:性别歧视、种族歧视以及性骚扰。图源:Nature


一名英国学生表达了对学术的失望情绪:“几乎我认识的每个人都因学业产生了心理问题。没有任何掌权者关心做真正的科学,他们只追求发表高影响因子论文。”

“导师扼杀了我对学术的兴趣”


研究生和导师之间的关系是学术培养的关键组成部分。


65%的受访者认为他们对自己与导师的关系大体上是满意的。但依然有22%的受访者声称,如果可以重新开始,他们会换导师。26%的人则表示,他们会换学校。

一位来自美国的博士生说,他希望各位早些知道“一个糟糕的导师会摧毁你的求学道路和发展前途”。

澳大利亚的一名博士生评论道:“无论你来自什么研究方向和领域,导师/实验室小组就是一切。你的工作环境对获得学位至关重要。”

“当我开始读博士的时候,我被导师霸凌了一整年,”一位英国的生物科学研究生在调查的评论区写道,“我身边的同事都认为这是学术界一直以来心照不宣的‘文化’。我希望自己当时知道这是不合理的,那样的话我会换一个课题组。”

 

34590b1fc1d3b5c95c242fed6e01b05.png
在受访者遭遇过的歧视和骚扰中,大部分来自导师(46%)和同学(40%)。图源:Nature

导师对学生的影响会持续整个求学过程。一位来自比利时的博士生以身说法:“我一直对从事学术很感兴趣,但我的导师扼杀了这一点。他对我的期望太高,去年把我逼得精疲力竭,当我选择重新开始时也不支持我。”

总的来说,大多数学生认为走上科研道路是正确选择。7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自己攻读研究生学位的决定感到满意。超过一半的人(56%)认为他们的课程符合预期,10%的人说他们的课程超出了他们的期望。

一位日本博士生的回应可能代表了大多数研究生的心声。TA表示能够在现在的大学和实验室完成博士学业还是令人高兴的。因为学业压力和大流行造成的困境,自己最终可能会产生心理问题,但也会拥有更多对自己专业的洞见。“我学会了,也学‘废’了。”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3394-0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科学网,分享只为学术交流,如涉及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



已收藏 0
点赞 3

会议公告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

联系合作

请您完善以下信息,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