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不影响您的使用,建议您使用最新的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 360浏览器,更换浏览器后使用更流畅!(注意!双核浏览器请切换为极速模式)

研究生坑导师行为大赏!导师为了让大弟子毕业,不得已自写论文...

2022-12-29
4783

导师和研究生的关系其实很迷,有关系非常好的,有相亲相爱的,有毕业永不相见的,也有势同水火的……重点还是看人品。


而导师坑学生、学生坑导师,甚至互坑的事情都不少。知乎上有两个话题分别是“什么样的学生最坑导师”以及“什么样的导师最坑学生”。导师和研究生、博士生们各自现身说法,吐槽不断。重点是吃瓜群众进去看的时候,完全没有立场,这个话题觉得学生好坑,那个话题觉得导师好坑,各自都有理。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大家都如何坑导师的:

为了让大弟子毕业
导师自写论文

我们学院有个传奇学姐,当年考取研究生后选导师,选了一个年纪轻轻第一年当硕导的男老师。

传奇学姐考上研究生后就去结婚生孩子了,从来没去过学校,导师给打电话她态度还特别好,张嘴就是:对对对、我错了、孩子太小不方便、老师多体谅……

这导师也是挺有意思,开始还催她来上课交论文,后来发现自己无计可施以后,大概是怕第一年当硕导学生就没毕业丢人,对自己也有影响什么的,一咬牙一跺脚,自己写了论文属上了传奇学姐的名字,帮助学姐顺利毕业……

后来的学弟学妹们听说了这个故事,选导师的时候纷纷选该老师……没想到他吃一堑长一智,摇身一变成了学院最严格最难搞的导师,也算是传奇学姐为学院下一代的成才做了贡献吧……

把硕导下半生坑到手...

坐标欧洲某国,导师是个博士刚毕业二十啷当岁的小哥哥,很是执着于我专业一个十分冷门,以至于都几近放弃边缘的领域的研究。

正巧我也对这个领域着迷,于是两个蛇精病一拍即合。我选了他当硕导,偌大的学院里,别家导师的办公室每日热热闹闹,剩下我俩凄风苦雨地相依为命着。

直到夏日某天,我在一边抱着西瓜啃,而小哥哥在聚精会神地修改我的dissertation。

突然,他放下手中的paper,抬头凝视着我,半晌,万分深情地说道:“你要不要读我的博”?我一口西瓜卡在喉咙中,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泪眼汪汪地看着他,小哥哥理解能力一向清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突然脸微微泛红,低头摸摸后脑勺,犹豫了下,猛地抬起头一脸天真无邪的说道:如果你不读博的话那就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图片

我:…………然后神使鬼差点点头,小哥那叫一个开心,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转头就和学院申报了。对!师生恋是禁止的。如果发生了必须向学院申报,学院会有一系列调查和处理措施来消减私人关系与权利滥用之间的相互影响。学院估计很久没摊上过事了,好不容易搞出个事就像戳中某点似的特兴奋 !

平日里办事拖拖拉拉,此刻却神一般的迅速,因此直到被学院boss约谈的时候,我是都处于懵逼状态 ,小哥哥在旁边开心的跟个兔子似的,就差支棱着两耳朵摇了~

小哥,虽然你母国以脑子一根筋誉满欧洲,但你也忒实诚了些,好在我系是文哲类,在业届尤其以重口味闻名,刺激的东西多了去了,boss循例问了几个问题,见没有啥激动人心的内容 ,顿时蔫了,只是简单地换掉我论文评审人,挥手就让我俩回去,临走前还算良心发现,送上了句祝福!

当然,份子钱是不指望了!嗯~明年结婚~就这样~吼吼~

导师语重心长对我说...

我每次把实验搞砸或者数据处理错,导师就会默默地点根烟,说,你去食堂给我打一份7块的一荤三素,不要鸡肉,其他都可以。

毕业的时候,导师语重心长跟我说,你以前的师兄师姐,从来没买超过10回快餐,你看看你,我吃你买的快餐都要吃吐了,别人付出的代价都是一百块以内,你比别人多了十倍,进入社会以后,一定要把犯错成本控制好啊。

几年以后,我发现他当初说的话简直太有预见性了...

哎,毕业后的那些烂事儿就不说了,避免沦为故事会。

读研可以不带脑子,但是!

说一下我的体验和方式吧。

国内的研究生学习以及毕业,只要你能考上,你的智力就一定能撑过你的毕业。

读研你可以不带脑子,但是一定要舍得花自己的时间。我所认为的水货,都是那些不愿花时间的孩子。

我见过上课骂我的,见过所有都和我对着干的,见过一讨论就玩手机睡觉的,但是我从未见过一个学生愿意辜负老师的希望的。

我所在的学校比较小,带的研究生不多,我能有时间多和他们聊天。

只要导师愿意了解自己的学生,并且能够开诚布公的和他们谈,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告诉他们现在做的这些事情的意义,并且让他们感受到老师的关心,他们都是愿意花时间的,他们都是不愿意辜负的。

水货只是不知道他们做这些事有什么用,而导师最大的作用就是告诉他们,你是可以做到这些对你有益的事情的。

自称水货学生的内心世界

知乎@不焦虑:首先,我就是一个水货研究生。初进入实验室时,导师安排的新程序培训,还有提供给我了一些网上下不到的纸质版文献资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课题。然后我的表现是,大致的去学,大致的去看。

好吧,我承认“大致”用的极不准确。我就是没用心去学,去看。那时候大部分时间是游戏,啤酒,美食和各种聚会。

导师要求每周例会,我都是一套内容反复汇报。直到正式开题后,强制要求进实验室了。

每周例会,我什么也做不出来,报告内容也是空洞无实质东西。导师没批评过我一次。而是每次耐心引导。从A到B需要C,但是C的前提是D,弄得E才会得出D。

然后之后的例会结果是,我和导师的争吵(我单方面的抱怨)。因为我这个水货水到基础的东西都做不出来。而且还要抱怨导师提供的方法和资源有问题。导师还是之前的循序善诱,最后的结束语,我一直没忘:我要是什么准备都有,什么方法都对,我用你干什么?

接下来是狗血的奋斗史,什么除了吃饭就是在实验室啊,基本很少睡觉,看过的文献资料有多少G啊,无所谓,反正结果是我能汇报实质性内容了,还能有自己见解,还能写一下文章了。

可喜可贺吗?否,每周例会后,我反而开始遭受导师的批评了(以前水到那程度导师都没有批评我)。基础不牢,漏洞百出,经不起质疑。然后是什么什么书看过吗?什么什么书仔细看过吗?

接下来我重新回炉,开始基础教材的学习。

最终我顺利毕业了,成绩不是优秀,没有惊天动地的科研成果,没有业界刮目的paper。但我从一个十足的水货走到今天,满心的感谢,感谢我的导师,跟她学习的三年是我终生难忘的经历,那三年积累的财富直到今天,仍然是我工作的资本。

我爸是导师
总让我教他学生

这个必须要匿,我爸是做生化的,我是做生统的。我爸经常抱怨自己的几个研究生统计功底太差,连最基本的试验设计都搞不定,更不要说跑数据这一类的事情

大三假期回国的时候,我爸对着研究生的论文发愁,然后问我,试验设计学得怎么样,我说,还行。我爸说,嗯,那周末叫我那几个研究生来家里吃饭,你花个两个小时给他们过一遍试验设计的大纲吧。我叫他们看书,不懂来问,没有一个问的,写出来的文章你看看,就是这种样子。

还有我爸叫学生跑几个数据,催了一个多月没回音,我爸打电话给我:宝宝,帮爸爸跑个数据,文章里加一个鸣谢给你怎么样?

还有帮爸爸的学生用SAS制图,教他的学生用LaTeX,英文文献引用标准,Abstract改语法……

后来我结婚了,老公做生物的,我爸跟研究生感慨:哎,你们要好好学统计啊。靠别人还是靠不住啊,我女儿现在一心帮我家女婿跑数据发文章了,我这边找她跑个数据难啊……

最后,让我们来总结一下,从某种意义上说,导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是一种超脱了传统师生身份的“合作关系”,处好了是互相成就,处不好就成了“互相伤害”,只能说,理解万岁吧……

版权声明:本文素材来源知乎、萤火科研、AI有道,如涉及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


已收藏 0
点赞 3

会议公告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

联系合作

请您完善以下信息,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