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不影响您的使用,建议您使用最新的谷歌浏览器、火狐浏览器、 360浏览器,更换浏览器后使用更流畅!(注意!双核浏览器请切换为极速模式)

期刊封面引发论战,快报仅发表三天就遭撤稿!

2022-01-18
2294

艾思科蓝.gif


2021年12月23日,CMAJ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赶在圣诞前撤掉了一篇快报(Letter)这篇论文是一位魁北克著名的外科医生Sherif Emil写给编辑部的,表达他对该期刊2021年11月期刊封面的一些担忧,封面图片是两个女孩的照片,其中一个女孩头戴希贾布头巾(Hijab)。稿件题目为Don’t use an instrument of oppression as a symbol of diversity and inclusion不要使用压迫工具来作为多元与包容的象征

 

稿件发出后,许多人对于“压迫工具”这个说法,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因此引发的论战不断发酵,迫于压力,期刊在稿件发表3天后将其撤回。


20220118a.png

CMAJ 期刊封面(November 08, 2021; Volume 193,Issue 44)


稿件题目及发表信息:

Emil S. Don’t use an instrument of oppression as a symbol of diversity and inclusion[J]. CMAJ, 2021, 193(50): E1923—E1923.

 

作者信息:Sherif Emil  

Director, Harvey E. Beardmore Division of Pediatric Surgery; professor of pediatric surgery, Surgery and Pediatrics, The Montreal Children’s Hospital; McGill University Health Centre; McGill University Faculty of Medicine, Montréal, Que


20220118b.png


稿件状态

稿件于2021年12月23日撤回,正文在官网被删除。


时间线梳理


  • 2021年12月20日,快报发表


原文(节选):

“我的实习生、同事、患者(包括很多小患者)都戴着希贾布。我尊重每一位我认识的女性,也同样尊重她对自己的身份认同表达方式。但是,我的尊重并不能改变希贾布和布卡(Burka,即罩袍,伊斯兰国家女性传统服饰)是全球数以亿计女性受到压迫的象征,她们不能做选择。”

 

  • 2021年12月21日,加拿大穆斯林全国委员会Twitter发文:


“12月20日CMAJ刊发了一封Sherif Emil博士撰写的快报,这封快报内容针对穿戴希贾布的穆斯林女性,这些涉及伊斯兰教的内容非常令人不安。”


20220118c.png


  • 2021年12月21日,Emil在Twitter上对自己被指患有“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做出回应,并重申了自己的观点:

 

“我想对那些对我人身攻击的人说:我作为一名医生、学者过往的30年经历是完全公开透明的,如果我有任何不尊重穆斯林患者、家庭、助手、同事,你就会查证到,但是我并没有。我对我的每一个病人都是无条件支持的。”


20220118d.png


  • 12月23日,期刊撤稿并发表致歉声明:

 

快报《不要使用压迫工具来作为多元与包容的象征》(DOI:https://doi.org/10.1503/cmaj.80742; author: Sherif Emil)发表于2021年12月20日。因稿件的编审过程出现错误和偏见,稿件被临时主编撤回。

 

CMAJ对因这封快报伤害到的加拿大民众报以诚挚的歉意,临时主编道歉声明已刊发:


https://www.cmaj.ca/content/193/51/E1935.

 

Kirsten Patrick道歉声明(节选)

 

我谨代表CMAJ期刊致以诚挚的歉意。因为我失误,期刊刊发了Sherif Emil博士的快报。这封快报主题并不符合CMAJ期刊定位,并且伤害到了许多读者。我向受到伤害的读者、医学同胞、学者道歉。我为稿件编审过程出现的错误负全部责任。同时,我要强调一点,快报题目并不是作者Sherif Emil博士起拟的,而是由CMAJ编辑部拟定的,Sherif Emil博士不应对此负责。(Kirsten Patrick表示编辑顾问委员会并没有参与稿件的发表过程。)

 

我和我的同事已启动期刊文章处理审查流程,对提交、在审、发表的稿件重新审查,确保稿件内容减少偏见、保证严谨。

 

最后她写道:

 

3月我曾刊发的社论,呼吁读者们能够对我和CMAJ期刊起到监督作用,现在我再一次请我们的读者对我们期刊进行监督,解决期刊存在的偏见问题,并在期刊改革中提供帮助。CMAJ已经因此失去很多人的信任,我希望通过我们道歉和行动能够挽回期刊形象。


20220118e.png


稿件虽然已经撤回了,但事情并没有因此画上句号,由此引起的争论没有结束,有人支持Sherif Emil博士的观点,也有人则强烈反对。甚至还有读者对期刊刊登这篇快报的初衷表示怀疑,因为编辑部添加了一个极具煽动性的文章标题。不论怎样,被这件事伤害到的无辜女性依然是这场论战背后的牺牲品。

 

参考文献:

[1]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21/12/24/medical-journal-retracts-letter-calling-hijab-an-instrument-of-oppression/#comment-2060989

[2] https://www.cmaj.ca/content/193/51/E1936

[3] https://www.cmaj.ca/page/content/overview-authors

[4] https://www.cmaj.ca/content/193/50/E1923/tab-article-info



版权声明:本文素材来源原创作者大勺子,如涉及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

艾思科蓝版尾.jpg

已收藏 3
点赞 3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

联系合作

请您完善以下信息,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