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0-2810 1017
快速注册|English
90后博导:本科毕业于山大,直博清华,如今任教985高校!
2021-03-3078786

图片.gif


本科毕业于山东大学,随后保研直博到清华大学,毕业后任职某知名企业做研究,再到如今成为重庆大学的博士生导师,陶璐琪走过了这样一段科研路。


曾经就读清华的陶璐琪,博士前三年几乎无文章产出,第四年才陆续出成果。让人没想到的是,学术新秀的评选舞台上,他却拿出来 11 篇一作论文的优异成绩,其中还包括顶级期刊 Nature Communications 和顶级国际会议 IEDM。


做科研,有人照猫画虎、移花接木,但他非要做到「无中生有」,要做真正有影响力的事,写真正高质量的文章。


微信图片_20210330171701.jpg


近日,陶璐琪又以一项研究成果引起关注!身为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特聘研究员、“90 后”博士生导师的他,通过石墨烯,可帮助聋哑人士“说话”,实现与人交流。


陶璐琪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2018 年重庆大学能源互联网及智能装备协同创新中心成立,陶璐琪被特聘到重庆大学,从事新型微纳材料与微纳传感技术等的研究,陶璐琪也把这个研究带到了重庆大学。


微信图片_20210330171708.png


他曾在国际重要学术期刊和国际会议论文集上发表论文 50 余篇,包括顶级刊物 Nature Communications、ACS Nano、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Biosensors & Bioelectronics、Applied Physics Letters、微电子领域顶级国际会议 IEDM 等,获得授权发明专利 3 项。


在项目方面,他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子课题、重庆市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在科研成果方面,提出的智能石墨烯人工喉工作荣获科技导报评选的 2017 年“中国十大重大技术进展”以及首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十大“黑科技”创新产品,被新华网、凤凰网、新浪网等诸多媒体报道。


读博前三年零文章产出 

随后在科研道路上厚积薄发


从大四下半年做毕业设计开始,陶璐琪就在清华开启了他的科研道路。


「我的科研道路还是蛮顺的,没有什么困难挫折」,博士前三年零文章产出的他,对于自己科研道路的总结竟然是「整体很顺利」。陶璐琪说话不紧不慢,脸上时刻挂着非常阳光的微笑,散发着一股由内而外的积极乐观。


博一时,陶璐琪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做监测水质中重金属的研究,「看产出比较顺,看文章并不顺」。虽然这一年他做出了小型的实验样机并申请了一个专利(已授权),但是并没有写出一篇文章。成了课题组中「水质检测」研究方向的开创者后,陶璐琪开始确定自己的科研志趣。


田禾师兄跟他说,「你就放心大胆地做石墨烯声学方向吧,课题组在声学方面已经有 20 多年的研究经验,研发出了很多声学器件,而且近年来导师又大力发展了基于纳米材料的新型声学器件,树都给你栽好了,你浇水就行了,肯定能开花结果」,听师兄这番话,陶璐琪满心欢喜。然而,做了一个月,发现研究没有丝毫进展,说好的开花结果呢?


博二,他花了整整一年研究石墨烯声学。由于实验需要调整的参数非常多而相关的支持理论不完善,陶璐琪反复进行尝试摸索。这一年,他大约做了 50 组实验、读了 1200 篇文献,但是做实验的过程仍然很艰难。


「最大的困难算是楼下的微纳加工平台发出的排风噪音了」,这让陶璐琪无法拥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做声学实验,「好比身边站着一群大妈在跳广场舞,还放着凤凰传奇的音乐,杀伤性比最近流行的勒索病毒厉害多了」,陶璐琪笑着回忆那段做实验的岁月。于是,他拉上 60 斤重的设备,每隔一两天就去 798 里面一家公司的消音室做实验,就这样坚持了大半年。


微信图片_20210330171714.jpg


然而博二依旧没有成果,陶璐琪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迈进博三,继续埋头研究石墨烯声学。「但是在声学研究中进入了瓶颈期,感觉个人能力无法再继续推动石墨烯声学的研究了」。他找到导师,希望换换思路,做点力学方面的工作,导师建议他「大胆做啊」,并分配给他一个十人左右的小团队,让他们用两个月的时间把想法转变成实际的东西,做完后投那一年微电子领域顶级会议 IEDM。


时间紧促,导师看出他心中的疑虑,「我相信你,一定能出大成果的。」导师的信任给了他莫大的鼓舞,在小团队的支持下,陶璐琪用两个月的时间在石墨烯力学方面做出了成果并最终成功发表在 IEDM 上,取得了领域内国内外知名学者的认可。


从最初熟悉实验方法,到埋头研究声学,再到转换思路研究力学、最终将前期积累的知识汇总起来取得科研上的成就。花了三年的时间,这棵铁树终于要开花了。


陶璐琪说:「科研结果能应用到社会,切切实实地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才是最接地气的」。


从成熟技术应用 

到前沿基础研究


再到如今,任教重庆大学后引人关注的研究项目,陶璐琪进一步解答了这些问题:石墨烯如何帮助聋哑人士“说话”?这是怎样的黑科技?


“聋哑人士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喉咙可以震动,把这个(石墨烯材质的黑色薄片)放在喉咙外部,我们可以检测喉咙的震动。震动检测出来以后,第二步就是识别不同的震动,再把它转换成一种聋哑人士的‘语言编码’。” 陶璐琪说,每个聋哑人士编码后的发音,就像键盘上的字母,通过不同排列组合,可以表达出连续、完整的语义。而“表达”这一步,石墨烯也可以完成。


为什么会研究这样的黑科技?


这源于 2017 年的一次会议。会上,陶璐琪与同学聊到了石墨烯与声学的研究和关系。当时,国外课题组发现了一种名为“多孔石墨烯”的材料,该材料具有良好的力学特性,其多孔结构对压力极为敏感,能够感知发声时喉咙处的微弱振动,而当时致力于声学研究的陶璐琪发现,这种材料不仅具有独特的力学特性,还具有良好的发声性能,能够通过热声效应发出声音。因此,他把目标锁定在了“智能石墨烯人工喉”上。


拥有科研及企业工作经验的他领悟到:在企业,所做的技术研究大多是可以快速落地的,进入高校以后,从事的则是前沿的基础研究,需要长久甚至是漫长的探索。


“在企业的技术研究多面向于工程应用,它可能做的都是一些很成熟的技术,而我觉得自己更适合做科学研究一类的。”他说。

那么,来这个中心研究什么呢?


“我们可以自由选择。”陶璐琪说,中心鼓励研究员在各领域下开展自由的前沿探索,“我们未来会做基于机器学习的一些探索,将人工智能和传感方面的研究结合起来,这样很多传感器就可以做一些以前做不了的事情。”


为学生健身“买单“的 90 后博导


虽然才 31 岁,但陶璐琪现在已经在带研究生和博士了。陶璐琪长着一张青春年轻的脸,走在校园里与学生无异。


但陶璐琪带学生,也有自己的“独特”要求。他要求学生除了做好科研,也要有一个好的身体。


微信图片_20210330171727.jpg


“科研再忙,也一定得去运动,每周至少要抽出 2—3 天去健身房要打个卡。”陶璐琪让学生去办健身卡,能坚持一年,每周打三次卡,陶璐琪就会给他们报销。在他看来,科研需要持之以恒,要养成坚持的习惯。同时,做研究难免需要有熬夜的时候,有一个好的身体很重要。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重庆发布、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清华研读间、翰林咖等,文章仅为学术交流使用,如涉版权,请联系删除。

艾思说刊公众号版尾.png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收藏0
点赞15

学术圈

艾思学术交流群

有理工农林类、人文社科类、医学生物类等

扫码备注需要加入的群

热门推荐

会议

课程

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