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0-2810 1017
快速注册|English
985博士给领导孩子当“枪手”,父母代工科研成果,普通家庭孩子就这样被“干掉”
2020-06-2319355

近日,陈玉钰修改成绩被保送至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事件备受关注。其在大学期间所修21门工科基础必修课中,有多门课挂科或缓考补考的情况下被保送。

另外“陈同学的成绩中等偏下,大一就参与理论上只允许大三、大四学生或成绩优异学生参加的国家级项目,并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等质疑,而第三、第五作者则是其父母。

针对此事,西南交通大学6月11日成立专项工作组展开调查。6月12日晚,该校发布通告称,陈玉钰在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成绩方面存在弄虚作假行为,根据学校相关规定,取消其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

该校时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尹帮旭私下接受同事陈帆请托,为其女陈玉钰在缓考和课程替代中违规操作,致使四门课程成绩计算错误。尹帮旭、陈帆等多人被问责。

记者调查了解到,截至今年,教育部已明确特长生、竞赛生培养与升学加分全面脱钩,但各类“隐形加分”现象仍难杜绝,在校内评优、升学考试的保送名额等方面发挥作用,值得关注。

门槛高、圈子化、难监督,隐性加分如何约束?

随着特长与加分全面脱钩,依靠隐性权力在升学考试中的助攻行为变得更难,但并未消失。这一“钻空子”的行为正在日益“圈层化”,呈现出3种特征:一是门槛高,监督难。二是非直接,取证难。三是圈子化,审核难。例如,科技创新类竞赛加分仍不少见,即使常规高考途径的加分取消了,也会在各种保送、计划中体现。

一位985高校的博士说,他曾撞见过不少孩子在父母实验室里摆pose录视频的场景,从选题、发明到写论文,课题选得比研究生论文还难。“985硕博士给领导孩子写课外实践报告,而他们的子女,拿着报告参加各种评奖,轻松把普通家庭的孩子‘干掉’了。”

利用隐性权力为学生升学履历镀金、甚至不惜造假的现象并非中国独有。美国的推荐信是学术圈的游戏规则,教授将子女推荐到熟人的实验室里做项目、写论文,是常见的现象。韩国教育部2017年底开展的一项“论文署名不当行为”现状调查显示,共有29所大学出现82起论文学术不端事件。有大学教师在发表学术论文时,把自己还在上学的子女署名为共同作者。

保送资格的“后门”居然是办画展?

江苏的林女士最近很焦虑。这学期一过,女儿小满离毕业班又近了一级。但是对比其他同学被音乐、绘画和发明奖挤满的简历,仅拿过几次校内三好生的小满显得“没有竞争力”。

林女士后悔,在女儿“简历镀金”的问题上,自己重视得晚了。小满上的小学不错,本以为家长孩子都能轻松几年,谁知“战争”一入学就打响。“家长都在拼人脉、拼资源包装孩子。有的家长在出版社工作,连带着孩子作文在报纸上发表好几篇。有的家长会画画,就自己画儿童画、简笔画,小孩儿也每年都能在比赛里拿奖。”

今年起,高校取消自主招生,特长生、竞赛生从此也与升学加分脱钩。但家长对孩子简历上各种文艺特长、发明奖项的热衷却一点儿没减退。

“我不太相信特长生优先录取的路子会堵死。有些门路,就是专门留出来的后门,越是卡得紧,越要努力挤。”李先生的女儿,在东部省份一所非常知名的中学就读。近几年来,学校里流行一股“画展热”:但凡老师的子女,或是家里有门路的孩子,都想尽办法在学校办个人画展。只要办上画展,就会被视为有绘画特长,在升学考评中“占便宜”。

跟硬碰硬的竞赛得奖比,办画展这种软要求更好达到,因此也被家长盯紧,视为一条“金路子”。不少校内老师,都张罗着给自己孩子在学校办个画展。有老师的孩子才上初中,就打好招呼,把一对双胞胎女儿的画展“提上议程”。

青少年科创项目竟用上大科学装置?

近日,有高校教师吐槽身边同事将自己的科研成果安到孩子身上,还送去参赛拿奖,引起不少“枪手”们共鸣。

一位曾当过“枪手”的博士说,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代工”过一个项目,课题不复杂,是关于空气污染物在密集建筑中的传播。他按照项目需要,做了建筑物周围流场数值模拟,说明建筑不同密度对于气流速度的影响,佐证试验里烟雾的流动跟计算吻合,再配上高清摄像的视频,就拿去给导师交差了。后来他才知道,这是替某领导的孩子参加一项全国性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做的。

在全国性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官方网站获奖名单和线上展厅来看,有几个点值得关注:首先,中学组以上的项目水平都已达到硕士乃至博士水平;其次,大城市学生占突出优势;第三,也是最令人惊讶的是,一等奖项目的展示里面XPS(X射线光电子能谱技术)、电子显微镜等高端仪器比比皆是,且不说这是不是学生自己做的,光是这些设备的申请就很难。

例如,南方某省一位高中生的一等奖作品用到了国家大科学装置——上海同步辐射光源,获奖的同时该生还在核心期刊发表了署名为第一作者的论文,第二作者则是上海某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一位博士。巧合的是,这位博士所在高校学院的负责人、核心期刊的负责人,不仅与这位高中生同姓,研究方向也重合。另一位获得一等奖的选手,从公开资料检索就能发现,是某院士的直系亲属。

有科研人员认为,高校和科研单位都会鼓励本科生或其他年级学生在业余时间参与科研项目,也会让有想法有能力的同学进入实验室做一些简单的科研项目。因此,高中生使用国家大科学装置看起来不正常,但程序上没有问题,不能认为就都是造假。

中科院一位研究员则有不同的看法,他曾多次申请使用同步辐射光源科学装置,不仅项目申请门槛高、审批手续严格、排队时间也很长。“批给一个中学生做项目还参加评奖比较罕见,就算通过合作高校申请的实验学时搭便车,也不是一般的关系。”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收藏1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