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0-2810 1017
快速注册|English
哈佛校长夫妇确诊、“病毒猎手”中招,美国同行还好吗?
2020-03-2678


3月24日,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考(Lawrence S. Bacow)在一份致哈佛社区声明中宣布,自己和妻子阿黛尔(Adele)均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同一天,被誉为“病毒猎手”的哥伦比亚大学传染病学专家沃尔特·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经证实,也确诊感染。


此前,3月18日,华盛顿大学病理学家Stephen Schwartz因感染新冠肺炎病逝。

3月15日,盐湖城犹他大学遗传学教授Clement Chow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正在ICU与新冠作斗争。这让曾与他一起参会的美国16个州的20多名遗传学家忧心忡忡。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确诊病例已达到53268例。随着疫情蔓延,已有100多所高校和科研机构受波及。很多人不禁担心:美国的科教界同行还好吗?


哈佛校长夫妇:尚不知晓是如何感染的

3月24日,哈佛官网公开了一份题为“新冠病毒病监测阳性”的声明。在声明中,校长巴考确认自己和妻子已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巴考在声明中表示,自己和妻子在周日(22日)开始出现症状,先是咳嗽,然后发烧、发冷、肌肉疼痛,并在周一联系了医生。“我们昨天做了测试,几分钟前才收到结果。我们想尽快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他写道。

巴考表示,尚不知晓自己是如何感染病毒的。从3月14日起,他和妻子就开始在家办公,采取社交疏远措施。根据标准协议,美国公共卫生部将追踪过去14天内与巴考密切接触过的人。

巴考表示,这种病毒可以使任何人望而却步。我们都需要保持警惕,遵守准则,限制与他人的接触。

此前的3月18日,巴考在致全校师生的另一封信中写道:“塔木德说,挽救一条生命,等同于拯救整个世界。”他希望哈佛人迎接挑战,继续开展拯救生命的研究。

巴考(图源:哈佛大学网站)

巴考于2018年7月1日成为哈佛第29任校长。他曾担任塔夫茨大学校长十年,在麻省理工学院拥有24年的教职经验,并担任过该校校监。巴考是公认的解决环境争端方面的专家。

哥大“病毒猎手”确诊,曾专程来华与钟南山探讨疫情

在巴考确诊感染的同一天,据央视记者确认,“病毒猎手”、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利普金也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据报道,利普金仅有发烧、咳嗽及低烧等轻症现象。他对媒体表示,自己的感染说明任何人都可能暴露在新冠病毒之下,并被感染。

沃尔特·伊恩·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出生于1952年11月,是采用遗传学方法应对传染性疾病的先驱,曾发现和鉴定了800多个与人类、野生动物或家养动物疾病相关的病毒,被称为“病毒猎手”。

利普金 (图源:哥伦比亚大学网站)

利普金和中国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曾获2015年度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2003年,SARS流行高峰期,他是应邀来到北京协助中国抗击SARS的首批国际知名专家;他还为建立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作出了贡献,曾担任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病原发现联合实验室美方主任。

在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之时,利普金于今年1月28日至2月4日专程来华,推进与中国科学家的合作。

据哥大全球中心消息,其间,利普金1月30日早6点曾赶到钟南山家的楼下,与赶去北京开会的钟南山在乘车去机场的路上、机场大厅外、贵宾室进行了交谈。利普金充分肯定了中国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

返美后,利普金还在自己的家中进行了14天的自我隔离。

华盛顿大学病理学家感染新冠死亡,20多位遗传学家存在风险

在巴考和利普金确诊之前,3月18日,华盛顿大学78岁的病理学家Stephen Schwartz因感染新冠肺炎入院治疗后病逝。

Schwartz因在血管生物学领域的研究享有盛誉。不过,华盛顿大学称,Schwartz在研究中没有直接与患者接触,应该不是因工作感染。

此外,据《自然》网站文章报道,盐湖城犹他大学38岁的遗传学家Clement Chow在3月15日就住进了当地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我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战斗……等着瞧……冠状病毒!”Chow当天在社交媒体上写道。

这条消息让来自美国16个州的20多位遗传学家感到不安。9天前,他们刚与Chow一起参加了一个会议。他们担心自己会被感染,并且可能已经把病毒传染给了家人。

得知同行因新冠症状住院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这让他们很沮丧。因为每过一分钟,病毒就有机会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美国确诊病例破5万,百所高校被波及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上午7时左右,全美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3268例,死亡696例。

24日,世卫组织发言人表示,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出现大幅增长,有可能成为全球新冠疫情新的“震中”。

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升级,科教领域也难逃冲击。

学校关闭、实验室停摆,正常的科研生活被打乱,尤其是生物学领域。据报道,哈佛动物中心工作人员数量锐减,演化学家Hopi Hoekstra预计,要在实验室关闭前杀掉一半的实验室培养小鼠。为减少患者和员工的感染风险,很多临床试验也陆续叫停。

不止如此。据统计,截至美东时间3月23日,美国已有102所大学出现确诊病例。其中,哈佛、普林斯顿、纽约大学,波士顿学院、华盛顿大学、美利坚大学、佛罗里达大学、范德堡大学等高校的新冠确诊人数均超过10人以上。

随着疫情蔓延,很多人担心受其影响,美国科教界的情况会变得更糟。

不过,当地时间24日中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电视采访时表示,他正在考虑放宽对疫情的管控措施,希望美国在四月中旬以前可以做到“开放”。

特朗普还在白宫发布会上称,“交通事故造成的死亡更多,但没人要求大家都别开车了。”

参考资料:

https://www.harvard.edu/coronavirus/community-notifications

https://www.harvard.edu/president/news/2020/testing-positive-for-covid-19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823-w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3/updated-labs-go-quiet-researchers-brace-long-term-coronavirus-disruptions




版权所有:本文来源科学网,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章转摘只为学术传播,如涉及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收藏0
点赞0